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新闻 >
伊斯兰问答
    无论您是否穆斯林,都可以在这里提出问题;无论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伊斯兰简介
    伊斯兰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和平,是在表明一个基本的宗教原则。伊斯兰教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宗教。他不是纯粹唯心论者,也不是绝对唯物论者,他以物质世界的存在,来证实精神世界的存在。 伊斯兰教是一个天道与人道并重的宗教。他不仅教导人们要敬畏真主、崇拜真主,而且...【详细】
伊斯兰信仰

    伊玛尼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仰。信仰即是对万事万物存在惟一性真理的坚信不疑的认定。信,信奉。仰,仰慕。信仰是信念最集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活动指南,它是一个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根本准则和态度。信仰支柱体现着人生价值的可靠落实,其最根...【详细】

伊斯兰誓言

    清真言阿拉伯语音译:俩衣俩亥,印兰拉乎,穆罕默顿,来苏论拉希。意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使者。清真言是伊斯兰教的根本信条,是信士信奉正教的誓言及表白。伊斯兰教规定,凡信仰伊斯兰的人,平生念第一遍清真言为主命。以后常念诵它,多有益善。 ...【详细】

友情链接
 
综合新闻

日媒报道中国高铁,真是煞费苦心

发布时间:2017-10-09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廖可前记者,旅日撰稿人9月以来,日本媒体刊发了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新闻:9月14日,安倍高调出席了印度西部城市艾哈迈达巴德的印度首条高速铁路开工仪式。早晨和傍晚甚至第二天的电视新闻黄金时

原标题:日媒报道中国高铁,真是『煞费苦心』

9月以来,日本媒体刊发了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新闻:

9月14日,安倍高调出席了印度西部城市艾哈迈达巴德的印度首条高速铁路开工仪式。早晨和傍晚甚至第二天的电视新闻黄金时段,我都可以在屏幕上看到安倍笑容满面地和莫迪亲切握手;

而几天后的9月21日,日本媒体们又集中关注于另一个他们认为重要的新闻——中国高铁重回世界第一速度。

很明显可以看出,日本媒体对于新干线的发展和中国高铁的发展都极为关注。媒体背后代表的是大众舆论,日本媒体在两天内选取的这两个头条,实际上就是代表着国民对这两个议题的关注。

然而,不管是自由派媒体还是保守派媒体,他们在对中国高铁问题的关注上总会掺杂进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先拿右派反华急先锋的代表《产经新闻》来看看。

9月21日《产经新闻》刊发题为《高速铁路350公里再开,世界上的最高速中国复兴号》的速报,开篇仅提了一句中国高铁21日重新运营350每公里的速度,然后就开始以2011年温甬高铁事故为背景展开报道,先是说了经过6年在安全性上的努力,根据中国的媒体的报道,(高铁)成为世界最快,然后说了在日本,东北新干线时速320公里是最快的。

报道中还特别提到专家强调技术上安全性完全可以保障这句话。总而言之,虽然是关于世界最高速的高铁报道,但是通篇反复强调安全性,还特意提及了日本新干线。

《朝日新闻》相关报道,作者供图

再来看看左派大佬、被日本网民骂称是新华社东京支社的《朝日新闻》的报道。

该新闻标题即为《中国高铁、再次成为世界最快,但仍然停留在事故的记忆中》。果然,报道简短陈述了大体情况,就开始写道:另一方面,乘客反应冷静,当列车达到时速350每小时时,他们并没有欢呼,而是选择淡淡地度过这段时间。地方报道中,也是那些针对11年的事故记忆、从新的角度将安全对策作为焦点的报道十分显眼。

与此相同,左派报纸《每日新闻》也是在提及事故和日本新干线中结束全篇。

《每日新闻》头条,作者供图

而回到对安倍达成印度交易大单这新闻上,日本媒体同样也提及了中国,更多地还是提及到中国在印度竞争中的失利。

《读卖新闻》就报道称莫迪看重的是日本新干线的品质和安全,之后又放上了中国,称中国提供订单的价格较低很有竞争力,但却最终失利,败给了日本。

看完这几篇报道,我立马想起了《产经新闻》前几天的某一篇评论,评论员在报道中称针对近期安倍解散众议院一事,朝日新闻、每日新闻以及东京新闻(以上三家都是自由派报纸)的社论都只提及了安倍关于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的丑闻,并没有说明来自朝鲜和本国国内保育员、养老金不足的情况,指责以上三篇新闻有所谓的印象操纵的嫌疑,意即故意引导民众往特定的方向思考,从而使之形成对某件事的固定印象。

令我格外关注的是报道标题中的四个字——印象操纵。

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一家媒体能够做到真正的客观,新闻制作者和新闻阅读者都是活生生的人,是人就有主观偏向,因此媒体永远也不可能报道出真正客观的新闻或者观点。

但是,做不到客观和印象操纵可是有本质上的区别。如果一家媒体使用了印象操纵的手法去故意让他的读者对某些事物形成固有印象,那么这背后一定有一些目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以上所谓日本五大报纸都有印象操纵的嫌疑。在新闻中,这几家报社刻意在涉及中国高铁的新闻中提及日本新干线,亦或是在涉及日本新干线的新闻中提及中国高铁,有意识地将两者放置到同一空间来比较。而在这些报道言论中,报纸又刻意加入安全性和品质来对中国高铁进行暗示,暗示的内容不言而喻。

那么这些暗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在我看来,这既是对日本国内舆论的趋附,也是利用舆论加强刻板印象、从而再提高相关新闻受关注度的一种行为。

li ne新闻头条,作者供图

日本国内有种现象,当谈及中国高铁与日本新干线,许多日本人都会觉得新干线是中国的老师,更激进点的会说中国高铁是新干线的山寨货。其实这点倒是有些相同,在提及这个议题时中日两国的键盘侠们表现出奇一致,都会在一通对比下开喷。

关于新干线和中国高铁的前世今生,真正的相关知识其实一搜就有,那就是中国引进包括日本在内的多国技术作为基底,逐渐发展出了自己的技术。学习日本是个事实,自主研发也是个事实。但是两国键盘侠一般比较倾向于看到自己想看的,于是他们的眼中只有学习日本或者自主研发。

在许多日本人的刻板印象中,中国高铁就是完整盗用日本技术鼓捣出来的,这种舆论势头很激进也很吸引人。

在日本大型论坛2ch上随便搜一下关于中国高铁和新干线的关键词,都能找到诸如说山寨货都是对山寨货的不尊敬、难道不是全盘盗用吗、高铁超过新干线这种玩笑请停止吧之类的评论。

我也问过几个日本人他们关于中国高铁的直观感受,一些日本人虽然没体验过高铁,但是仿佛就像每天坐高铁一样似乎对中国高铁格外熟悉地说:不就是跟新干线一模一样吗?

这种刻板印象在舆论场中发酵,一些知道真相的人选择不说,而一些说了真相的人(比如在论坛评论后又被喷是媚中人士)又会被选择性忽略,这股舆论势力就变得越来越显眼,影响也越来越大,逐渐成为了一种全民的舆论。而日本媒体也只不过是利用这种舆论而已。

产经新闻网络版头条,作者供图

当然,要用这种过程来说明为何日本人对新干线如此执念以至于超过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人,还是稍显不足。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新干线从诞生以来,就被日本人视为国家的骄傲和精神文化的支柱。

与中国不同,日本新干线是从零起步。虽然说那个时代日本也无法自证到底是不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研发的,还是说亦有借鉴,但其中的艰苦还是为所有日本人所肯定。

1964年第一辆东海新干线运营时,这条新干线被日本人誉为由日本人的睿智和努力完成的,也搭载着他们再次繁荣的期望。而之后的历代新干线,也被日本人赋予希望、光明等名字。新干线可以称得上是日本民族精神的代表了。

这样的一个在日本国民心中拥有如此崇高地位的事物,在实际中被一跃而起的中国高铁步步紧逼,肯定会引起国民性的关注和担忧。

我认为,其实担忧才是这股舆论潮最核心的所在,不管是日本国民对中国高铁的嘲讽也好还是日本报纸的印象操纵也好,体现出来的都是日本全国性地对中国高铁步步紧逼的担忧。一言以蔽之,日本人不愿意自己的新干线——这个精神支柱被击败。

十几年前,川崎重工决定将新干线部分技术卖给中国,直到现在它还被许多网民骂为卖国贼。有趣的是,如今日本同样也是将新干线技术提供给印度,甚至由首相出马做营销员,这时骂安倍卖国贼的人却寥寥无几,反倒他的支持率再次回到50%了。明摆着,并不是出售技术本身的问题,而是技术出售给谁、对象值不值得担心的问题。

认真一看,日本媒体也不单单是对中国高铁进行印象操纵。这个操纵已经体现到日本与中国有竞争关系的各个方面。今天我在翻看《朝日新闻》时,就看到了这么一则报道——《中国建筑机器需求大增长再次来临,日本制造品质上胜出》。

虽然报道中记者想极力体现日本制造在北京工业展中如何大放异彩,并写下了这句话:中国制造占了一半的收成,但日本制造以20%的获利紧随其后,但我却关注到了中国制造也在紧追日本、并斩获一定成果的信息。

只可惜,这些刻意的比较,虽然间接表达了对中国崛起的担忧,却也在某种程度上,对中国崛起这一事实进行了肯定。

蓝濋馠


上一篇:北京铁路局连续十天发送旅客超百万 累计发送
下一篇:没有了


 
经训典籍 |问答汇编 |信仰功修 |教义教法 |箴言短语 |学术思想 |综合新闻 |文化历史 |

本网所引资料若没有注明出处,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或单位所有
QQ留言:857211599 Email:857211599@163.com
中华穆斯林 联系人:艾里夫
豫ICP备090003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