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信仰功修 >
伊斯兰问答
    无论您是否穆斯林,都可以在这里提出问题;无论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伊斯兰简介
    伊斯兰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和平,是在表明一个基本的宗教原则。伊斯兰教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宗教。他不是纯粹唯心论者,也不是绝对唯物论者,他以物质世界的存在,来证实精神世界的存在。 伊斯兰教是一个天道与人道并重的宗教。他不仅教导人们要敬畏真主、崇拜真主,而且...【详细】
伊斯兰信仰

    伊玛尼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仰。信仰即是对万事万物存在惟一性真理的坚信不疑的认定。信,信奉。仰,仰慕。信仰是信念最集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活动指南,它是一个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根本准则和态度。信仰支柱体现着人生价值的可靠落实,其最根...【详细】

伊斯兰誓言

    清真言阿拉伯语音译:俩衣俩亥,印兰拉乎,穆罕默顿,来苏论拉希。意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使者。清真言是伊斯兰教的根本信条,是信士信奉正教的誓言及表白。伊斯兰教规定,凡信仰伊斯兰的人,平生念第一遍清真言为主命。以后常念诵它,多有益善。 ...【详细】

友情链接
 
信仰功修

长沙花鼓戏传承人毛甲玉:演戏要守规范 但流派

发布时间:2017-09-30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长沙9月29日电 (通讯员 方芳)清光绪年间,湘中岁守有所谓灯戏者,初出两伶,各执骨牌二面,对立而舞,各尽其态。长沙花鼓戏,就是在这种民间歌舞的基础上,吸收劳动山歌、民间小调和戏曲音乐发展而来。

  “专业的花鼓戏演出,要求表演者有扎实的基本功,唱念做打四功,手眼身法步五法,都要到位。”作为长沙市新入选的第三批市级非遗传承人,现年71岁的老花鼓戏演员毛甲玉认为,表演要守规范,但流派要不断地吸收新的东西。

毛甲玉(中)指导青年演员排戏(资料图) 毛甲玉(中)指导青年演员排戏(资料图)

  “胡派”女小生

  1959年,年仅13岁的毛甲玉进入长沙市戏校(现湖南艺术职业学院)学习,在京剧武旦潘铁君、湘剧老师张富保的培养下,打下扎实的基本功。15岁,毛甲玉从戏校毕业,进入长沙市花鼓戏剧团。一年多后,她正式拜著名花鼓戏表演艺术家胡华松为师,由学校时期的武旦角色改唱小生,开始了“胡派”小生的艺术生涯。

  “胡派的特色,就是台风稳,不能想一出是一出。”《山伯访友》是毛甲玉跟随胡华松学的第一出戏。这样一台戏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来说,难度很大。在师父的耐心教导下,毛甲玉刻苦钻研,认真琢磨人物的内心世界,细细体悟梁山伯的高兴、兴奋、惊喜、急怒、绝望,运用“胡派”独有的三蹬脚、三推拿的表现手段,把梁山伯一角演绎得活灵活现。

  1964年,年纪轻轻的毛甲玉又饰演其师父胡华松的成名作《盘夫索夫》中的曾荣一角,后又在当时演出近百场、外宾指名要看的《红嫂》中饰演女主角红嫂,出演《三次八台》《红色营业员》《江姐》《红花曲》等剧中角色,逐渐成为长沙市花鼓剧院的台柱子,多次被长沙市文化部门授予“突出贡献奖”。

  演戏要守规范

  直到48岁,毛甲玉才从舞台上走下来,在幕后从事行政和教学工作。30余年的演出生涯加上20余年的教学经验,让毛甲玉对长沙花鼓戏传承有着自己的执着与坚持:“一定要守规范。”

  已退休多年的毛甲玉,如今依然常常走进剧院,静悄悄地坐在台下看年轻一代的演出。她说,现在很多年轻演员更愿意花大量的时间捧着手机,而不去研究剧本,理解领悟剧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心里没有东西,不守规范,台上演出时往往就会比较生硬,演员之间也缺乏交流和互动。”

  那究竟什么是规范?毛甲玉举了一个例子:如果剧中人物骑马骑到了一片花海前,那么,演员眼前面对的虽然是观众,但他一定要通过“一下发出光来的眼神”,表现出人物内心的愉悦之情。

  “如果是悲伤的,瞳孔就一定要缩回来。”毛甲玉一边介绍,一边生动地示范:“一定要用眼神、动作,把人物的内心视像表现出来。”

  流派要不断地“流”

  作为胡华松的嫡系弟子,毛甲玉在传承本流派表现手法的同时,又不断吸纳新的元素,提升在舞台上的艺术表现力。1982年,毛甲玉前往四川,在川剧学校学习了扇子功、折子功、水袖功,在后来所饰演的角色中,从人物内心出发,巧妙运用了所学的这些技能。粤剧小生的飘逸媚态,京剧小生的刚毅,晋剧小生翎子甩法的运用,川剧小生的文雅,黄梅戏小生细腻的表演手法,都被她融入到了自己的表演和后来的教学中。

  “流派要不断地‘流’,才有生命力。要不断吸收新的东西,摈弃一些过时的东西,年轻人才能接受,不能死死地守。”毛甲玉说。

  作为老一辈的花鼓戏名演员,她不仅培养了一批优秀青年演员,还先后指导了宁乡、湘乡、衡山等地剧团的演员,为青年演员排演了《梁祝》、《泪洒相思地》、《盘夫索夫》、《皮秀英四告》、《三次八台》等剧团保留剧目。

  如逢有人邀请指导拍戏,毛甲玉总是非常乐意,有时连酬劳都不要。“现在一些县一级的剧院不景气,我怎么能收他们的钱。”毛甲玉说,“几十年的艺术积淀,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