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思想 >
伊斯兰问答
    无论您是否穆斯林,都可以在这里提出问题;无论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伊斯兰简介
    伊斯兰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和平,是在表明一个基本的宗教原则。伊斯兰教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宗教。他不是纯粹唯心论者,也不是绝对唯物论者,他以物质世界的存在,来证实精神世界的存在。 伊斯兰教是一个天道与人道并重的宗教。他不仅教导人们要敬畏真主、崇拜真主,而且...【详细】
伊斯兰信仰

    伊玛尼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仰。信仰即是对万事万物存在惟一性真理的坚信不疑的认定。信,信奉。仰,仰慕。信仰是信念最集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活动指南,它是一个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根本准则和态度。信仰支柱体现着人生价值的可靠落实,其最根...【详细】

伊斯兰誓言

    清真言阿拉伯语音译:俩衣俩亥,印兰拉乎,穆罕默顿,来苏论拉希。意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使者。清真言是伊斯兰教的根本信条,是信士信奉正教的誓言及表白。伊斯兰教规定,凡信仰伊斯兰的人,平生念第一遍清真言为主命。以后常念诵它,多有益善。 ...【详细】

友情链接
 
学术思想

叙利亚战乱,大国博弈的试验场

发布时间:2018-04-14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作者:中国驻美使馆前参赞 尹承德

  最近有关叙利亚问题爆出了两条惊人消息:一是叙政府军将反政府武装赶出东古塔,全面收复了这一重要战略地区;二是特朗普总统说美在叙的军事行动“耗费巨大”而“一无所得”,希望尽快从叙撤出美军。由于叙政府军并没有消灭东古塔地区反对派武装的有生力量,数万名反政府分子只是“和平”地撤退至其大本营叙西北部伊德里卜省,而特朗普的撤军意向在浸透了冷战霸权意识的美建制派掣肘下难以“变现”,这两件事不足以根本改变叙战局。叙持续了7年之久、造成其历史上空前惨祸的内战仍将持续下去。

  叙内战是一场美俄深度介入的代理人战争,也是美俄迄今唯一直接参与并对峙的地区热战。叙战乱不止并呈长期化的深层原因,就在于大国在叙缠斗不休的地缘政治博弈。

  第一,两国谁胜谁负攸关美俄重大战略利益,双方都志在必得。

  目前,叙是唯一尚存的对抗以色列的阿拉伯前线国家,而以色列是美在中东战略利益的“守护者”,美视其为最亲密的盟邦,将其安全置于与美本土安全同等地位。美因此将巴沙尔当作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奥巴马政府一手扶植叙反巴武装,是叙内战的“始作俑者”。美现政府继承了前任衣钵,把推翻巴沙尔、在叙实现政权更迭作为既定目标。对俄来说,叙是其在中东和独联体以外的海外唯一势力范围和战略空间,俄在叙塔尔图斯港的军事基地是其在地中海的唯一立足点。维护亲俄的巴政权对俄保障国家安全和大国地位至关重要,不容有失。倒巴与保巴是美俄对叙的战略底线,双方都难以退让。

  第二,两国在叙都付出了巨大的战略成本,都不甘半途而废前功尽弃而加大介入力度。

  美出钱出枪出顾问,主使叙反巴势力打了7年内战,还多次对叙政府军进行大规模空袭,花费至巨,曾助反巴武装攻占了叙大部分国土,使巴政权濒于崩溃,只是由于俄强力介入才扭转了叙战局,反巴武装遭到重创,节节败退,政府军“起死回生”,收复了大部分失地。但美不甘认输,以“反恐”“防恐”为名,在叙加大了军事投入,增派驻军,扩建军事基地和安全区。目前美在叙驻军超过两千人,还计划在叙西北边境部署3万人的军队,冀图在叙西北部即反巴武装控制区建立“国中之国”,作为倒巴根据地。美还在叙周边部署了强大海空力量,随时准备出击。参与叙内战是俄在其境外一次最大的军事行动,参战军队包括志愿者在内达数万人,投入了各类最尖端攻防武器,为扭转叙战局做出了极大努力,也付出了重大代价。俄在叙军事行动占有道义和法律优势,更不会轻易放弃这一有利条件停止在叙的军事介入。为巩固和扩大战果,俄在普京连任总统后,进一步加强了在叙军事力量与行动,并对美以叙政府军使用“化武”为名准备对叙发动新的大规模打击的威胁提出严厉警告。美不甘居下,俄要扩大战果,双方通过代理人的争斗难有穷期。

  第三,双方既不愿退让,又不愿迎头相撞,博弈对峙僵局难解。

  围绕巴沙尔命运的叙问题可能解决的前景有三种:一是巴沙尔胜出,其政权得以维持,或巴名义上下台,叙组建亲俄联合政府,即没有巴的巴政府;二是反巴势力胜出,由其取巴政权而代之,或组建亲美联合政府;三是巴下台,成立对美俄都友好的中立政府。前两种前景分别违逆美俄战略目标,双方都不会接受。至于第三种前景,由于美及其盟友的整体力量和影响比俄占明显优势,所谓中立的叙政府最终可能会倒向美西方,对此美能接受但俄难以接受。双方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难以得到。美俄直接参与了叙内战,但双方都表示不愿也竭力回避彼此兵戎相见,因为双方都难以承受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美俄在叙的对立对峙将持续下去。

  第四,双方盟友的影响。

  美俄不是独家而是与其他国家或势力组成集团参与叙内战。美领导的集团包括欧洲盟国、沙特等海湾国家和以色列,俄领导的阵营除叙以外,还有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土耳其本是美盟国,后倒向俄。两大集团的成员在叙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对美俄有自己的政策态度,在有关重大问题上,美俄须顾及其利益与政策诉求,不能完全独断专行。这增加了叙问题解决难度,可能拖长其战争进程。

  解铃还须系铃人。解决叙问题、结束叙内战的钥匙掌握在外部强权手中。关键是大国停止在叙的地缘政治博弈,尊重叙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让叙人民自己决定本国的发展道路、政治制度、政权机构。特朗普总统表示希望尽快从叙撤出美军的态度是明智的。若能如此,就将为各方根据联合国决议实施停火,并在联合国主持下重开谈判,寻求叙问题的公平合理和平解决创造有利条件。这也是美在叙止损的正确选择。否则,叙战乱悲剧难止息,美也将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




上一篇:中国人的祖先从何而来
下一篇:没有了


 
经训典籍 |问答汇编 |信仰功修 |教义教法 |箴言短语 |学术思想 |综合新闻 |文化历史 |

本网所引资料若没有注明出处,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或单位所有
QQ留言:857211599 Email:857211599@163.com
中华穆斯林 联系人:艾里夫
豫ICP备090003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