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思想 >
伊斯兰问答
    无论您是否穆斯林,都可以在这里提出问题;无论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伊斯兰简介
    伊斯兰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和平,是在表明一个基本的宗教原则。伊斯兰教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宗教。他不是纯粹唯心论者,也不是绝对唯物论者,他以物质世界的存在,来证实精神世界的存在。 伊斯兰教是一个天道与人道并重的宗教。他不仅教导人们要敬畏真主、崇拜真主,而且...【详细】
伊斯兰信仰

    伊玛尼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仰。信仰即是对万事万物存在惟一性真理的坚信不疑的认定。信,信奉。仰,仰慕。信仰是信念最集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活动指南,它是一个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根本准则和态度。信仰支柱体现着人生价值的可靠落实,其最根...【详细】

伊斯兰誓言

    清真言阿拉伯语音译:俩衣俩亥,印兰拉乎,穆罕默顿,来苏论拉希。意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使者。清真言是伊斯兰教的根本信条,是信士信奉正教的誓言及表白。伊斯兰教规定,凡信仰伊斯兰的人,平生念第一遍清真言为主命。以后常念诵它,多有益善。 ...【详细】

友情链接
 
学术思想

让科学精神根植未来中国文化基因

发布时间:2018-02-10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作者:复旦大学物理系教授 金晓峰

  科学和人文同是人类思考包括人在内的整个世界的方式,而引领人类不断求索的动力都是强烈的求知欲。这种强烈的“渴望求知”引领着科学和人文循着各自不同的轨迹,殊途同归地奔向对世界本质的追索。

  中华几千年灿若星河的文明中,虽对神秘的天空和丰富多彩的大地有过许多详细的观察和记录,但对它们奥秘的追问却寥寥无几,正是缺少了这种对大自然非功利的穷追不舍的拷问,使得我们最终没能发展出现代科学;到了近代,当闭锁多年的国门终于被无奈打开之时,国人则将目光更多地聚焦于西方先进的技术之上,而对其背后的科学及其科学精神则仍非常茫然。这也很自然,因为科学从来就不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基因里,这一点只要翻翻清末民初的那些文化精英所写的文章就能够得到证实。

  梁启超先生在 《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一书中敏锐地指出“中国人始终没有懂得‘科学’这个字的意义”,而中国学术界正是因为缺少科学精神,即“求真智识,求有系统的真智识,求可以教人的智识”这三种精神,所以生出了“笼统、武断、虚伪、因袭、散失”等病症,并导致了秦汉以来“两千年思想界内容的贫乏、学问的榛塞”,他进而提出“想救这病,除了提倡科学精神外没有第二剂良药了”。

  鲁迅先生对科学的发展历史及其本质,以及科学与技术的相互关系的理解非常准确,1907年就写下了一篇不仅至今仍不过时,而且远比时下大多知识精英理解更为深刻的文章《科学史教篇》。他明确地写道:“顾治科学之桀士,......盖仅以知真理为惟一之仪的,扩脑海之波澜,扫学区之荒秽,因举其身心时力,日探自然之大法而已。尔时之科学名家,无不如是。......试察所仪,岂在实利哉? 然防火灯作矣,汽机出矣,矿术兴矣。而社会之耳目,乃独震惊有此点,日颂当前之结果,于学者独恝然而置之。倒果为因,莫甚于此。”

  相反,科学还真是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的文化基因之一。比如,在美国顶尖大学之一的加州理工学院的物理教科书中就有这样一段话:“从牛顿定律出发推导开普勒定律被称为开普勒问题。开普勒问题的解答是整个西方思想史上皇冠式的成就。它就像贝多芬的交响乐、莎士比亚的戏剧、西斯廷教堂的天顶一样,是我们文化遗产的一部分。”这段话将开普勒问题所代表的科学,置于和音乐、文学、艺术同等重要的地位,并自豪地认为它们都是西方文化基因的重要组成部分。

  想要让科学成为未来中国的文化基因,我们首先需要对“文化”一词进行进一步解析,厘清科学在文化中的位置和作用,进而探究如何让前者成为后者基因的可能性。

  “文”与“化”二个字以及“文化”这个词确实很早就出现在我们的古籍,但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文化”一词,却是一百年前从日本传入的日语汉字,用来翻译西文Culture一词,而Culture又是从Agri-culture(农业)这个词引申出来,最初见于古罗马哲人西塞罗的 《图斯库卢姆辩论》。他用农业耕种中的耕地、播种和丰收作隐喻,来形容文化对人的头脑所起的作用和影响。所以,文化的传统含义指的是有知识、有修养。除了这一传统含义,“文化”更广的含义是由人类学家后来创造的,他们“用‘文化’来描写人类所采用的独特的、适应性体系。文化可以视为一个社会的传统信仰和行为体系,它被社会团体的各个成员所理解,并在个人的或是集体的活动中得以体现。”另外,“通常,动物死亡的同时也伴随着它们经历的消逝。然而,人类却利用语言符号体系一代代地传递它们的思想和文化,感受和经历。”更重要的是:“文化不是遗传性的,它能比生物性适应更快地分享思想,来使人们应对周边环境。”

  也就是说,文化基因是可以传递的,是易变的,只需几代人就可以从无到有,或从有到完全消失。历史有力地佐证了文化的这个特性。

  古希腊文化曾非常繁荣,科学精神起源于此。但到了中世纪,当科学精神在拉丁的欧洲几乎完全丧失之时,古希腊的传统却被保留在了阿拉伯世界,再由阿拉伯世界反馈给他们,并催生出文艺复兴。这一过程可以看作是科学作为文化基因从繁荣到消失的例证。相反,从完全的不毛之地发展到今天高度发达的美国历史,则可以用来有力地诠释科学作为文化基因从无到有的过程。美国第一任物理学会会长亨利·奥古斯特·罗兰(H.A.Rowland)在1883年曾写过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 《为纯科学呼吁》。他说:“美国的科学只是一个将来时,没有现在,也没有过去。我身处目前的位置,需要考虑的是,要做什么,才能产生美国的科学,而不是方便地把电报、电灯以及其它的实用产品叫成科学。”

  “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探寻科学成为中国文化基因的必由之路,我们应将目光聚焦于人类自身。




上一篇:平等、特权与法律
下一篇:没有了


 
经训典籍 |问答汇编 |信仰功修 |教义教法 |箴言短语 |学术思想 |综合新闻 |文化历史 |

本网所引资料若没有注明出处,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或单位所有
QQ留言:857211599 Email:857211599@163.com
中华穆斯林 联系人:艾里夫
豫ICP备090003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