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思想 >
伊斯兰问答
    无论您是否穆斯林,都可以在这里提出问题;无论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伊斯兰简介
    伊斯兰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和平,是在表明一个基本的宗教原则。伊斯兰教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宗教。他不是纯粹唯心论者,也不是绝对唯物论者,他以物质世界的存在,来证实精神世界的存在。 伊斯兰教是一个天道与人道并重的宗教。他不仅教导人们要敬畏真主、崇拜真主,而且...【详细】
伊斯兰信仰

    伊玛尼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仰。信仰即是对万事万物存在惟一性真理的坚信不疑的认定。信,信奉。仰,仰慕。信仰是信念最集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活动指南,它是一个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根本准则和态度。信仰支柱体现着人生价值的可靠落实,其最根...【详细】

伊斯兰誓言

    清真言阿拉伯语音译:俩衣俩亥,印兰拉乎,穆罕默顿,来苏论拉希。意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使者。清真言是伊斯兰教的根本信条,是信士信奉正教的誓言及表白。伊斯兰教规定,凡信仰伊斯兰的人,平生念第一遍清真言为主命。以后常念诵它,多有益善。 ...【详细】

友情链接
 
学术思想

宁国府何以乱象丛生

发布时间:2018-02-03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作者:张未然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始在宁。”第十三回,王熙凤初入宁国府,指出府内存有的五大弊病,并旋即展开治理。那么,宁国府是否只存在这五个方面的问题呢?事实上,凤姐指出的都是一些细枝末节。就治理而言,宁府还存在着两大顽疾;一曰绝对权力,二曰“好人政治”。

  贾珍恰享有宁府的绝对权力,周围的人对贾珍都构不成实质意义上的监督和制衡。例如,《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道:“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这珍爷哪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贾敬是贾珍的父亲,其态度是“一概不管”;贾政是贾珍的叔叔,按理对贾珍具有一定的管理权威,然而,贾珍所在的宁府比贾政的荣府具有更高的宗法地位,所以在贾珍面前,贾政长辈的权威就难免打了折扣。

  于是,我们看到,第十三回,针对秦可卿的棺材材质的选用,尽管贾政明确表示反对,然而,贾珍的反应是“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尤氏,作为贾珍的妻子,尤氏对丈夫贾珍极端服从、百依百顺。第十五回,秦可卿之死,她任由贾珍“恣意奢华”;第六十四——六十九回,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妹妹二姐、三姐被贾珍、贾蓉等人侮辱而毫无办法。第七十五回,贾珍居丧期间,以射箭为幌子,聚集一些世家子弟在家赌博,尤氏唯有旁观,不加制止。贾蓉,作为贾珍的儿子,在强大的父权面前,更渺小得微不足道;况且,贾蓉和他的父亲一样,好色少德,实为一丘之貉。由此,在这个家族里,能够对贾珍的行为带来一些约束的,也只有贾母。

  然而,贾母和贾珍的关系却其乐融融:贾珍非常尊敬贾母,贾母也比较喜欢贾珍。第十回,贾敬过生日,贾珍很隆重的请贾母过来;第二十九回,贾母到清虚观打醮,贾珍一路护送;第七十五回,中秋节,贾珍和尤氏饭后都来至荣府,陪贾母说话取笑。闻听贾珍带着人练习射箭,贾母听说了,就让宝玉也跟着练习,可见贾母对贾珍还是很放心的。

  整个贾府中,并不存在对贾珍能够起到监督和制约作用的人。这就导致在宁府的管理上,贾珍享有了某种程度上的绝对权力,在事实上形成了“一人之治”的局面。亚里士多德曾言:“……至于谁说应该让一个个人来统治,这就在政治中混入了兽性的因素。”我们来看看贾珍理家的种种恶行:家里妻妾成群、终日吃喝嫖赌。身为公公,和自己的儿媳妇不清不楚;身为姐夫,和自己的小姨子厮混;身为父亲,和儿子有“聚麀之诮”。就贾珍的行为而言,这是不是在家族管理权力行使过程中,混入了兽性的因素呢?

  作为宁府的当家奶奶,尤氏管理乏力、毫无章法、得过且过,以为凭借善良的人格就可以实现家族治理。这不能不说是宁府乱局的第二大主因。

  就社会的治理权力或权威而言,马克斯·韦伯认为,存在三种模式的治理权威:其一,传统型权威:毫无疑问,在贾府这个大家庭里,贾母的治理权威即属于传统型。其二,魅力型权威:这是指一位领袖建立与其追随者之间特殊关系的能力而形成的治理秩序。这样一位领袖被认为具有异常优秀的能力。薛宝钗属于这种治理模式。其三,法理型权威:这种模式的基础在于理性建立的规则,这些规则反映了组织依据制度未达到目标的想法。这应该属于王熙凤、贾探春的治理风格,那么,尤氏在宁府的治理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呢?

  她显然没有贾母那样的年龄、资历、威望,因此,很难是一种基于传统型的权威;且自己出身卑微,又没有什么才华,是个“锯了嘴的葫芦”,自然也不是一种魅力型统治;而且在治家实践中,尤氏也不是法理型统治,我们没有看到她建章立制,矢志于规则治理的任何描述。综合地看起来,尤氏践行的是一种“好人政治”的管理。

  第七十五回,贾母夜宴,用饭毕,发现身边的尤氏还没有吃饭,一向重视“礼体”的贾母竟点了鸳鸯、琥珀两位丫鬟与尤氏同席,更甚至,尤氏只是吃了一些不尽人意的白粳米饭;对贾珍,尤氏一直是“顺从惯了的”;贾蓉轻薄二姨,连丫头们都看不过,说:“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大观园里的姊妹也不怎么认同尤氏。第七十四回,惜春公然和嫂子拌嘴,其对尤氏的态度非常不友好。

  尤氏是善良的。作为宁府的主子奶奶,她并没有像王熙凤那样,恣意地挥洒手中的权力,通过各种寻租方式来满足自己的私欲,相反,尤氏尊老疼幼,且经常照顾家族中的弱势成员,体恤他(她)们生活中的艰困。然而,尤氏是个好人,却并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展而言之,对一个社会、国家而言,在管理上寄希望于“好人政治”,这是一种乌托邦幻想。在管理实践中,尤氏遇事只知道一味地忍让、宽容,却放弃了对应有原则和底线的坚持。其结果就是,一方面,尤氏治理权威的丧失;另一方面,宁府上下“问题一箩筐”。

  《道德经》有言:“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贾母的治理艺术应该算是“太上,下知有之”;薛宝钗的管理应该属于“其次,亲而誉之”;凤姐、探春则属于“其次,畏之”的范畴,而尤氏,很显然,她的治理实践,以及结合众人包括下人对她的态度而言,则属于“侮之”,是最差的管理层级。(张未然)




上一篇:孔子到底有什么思想
下一篇:没有了


 
经训典籍 |问答汇编 |信仰功修 |教义教法 |箴言短语 |学术思想 |综合新闻 |文化历史 |

本网所引资料若没有注明出处,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或单位所有
QQ留言:857211599 Email:857211599@163.com
中华穆斯林 联系人:艾里夫
豫ICP备090003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