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思想 >
伊斯兰问答
    无论您是否穆斯林,都可以在这里提出问题;无论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伊斯兰简介
    伊斯兰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和平,是在表明一个基本的宗教原则。伊斯兰教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并重的宗教。他不是纯粹唯心论者,也不是绝对唯物论者,他以物质世界的存在,来证实精神世界的存在。 伊斯兰教是一个天道与人道并重的宗教。他不仅教导人们要敬畏真主、崇拜真主,而且...【详细】
伊斯兰信仰

    伊玛尼系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信仰。信仰即是对万事万物存在惟一性真理的坚信不疑的认定。信,信奉。仰,仰慕。信仰是信念最集中、最高的表现形式,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和活动指南,它是一个人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根本准则和态度。信仰支柱体现着人生价值的可靠落实,其最根...【详细】

伊斯兰誓言

    清真言阿拉伯语音译:俩衣俩亥,印兰拉乎,穆罕默顿,来苏论拉希。意为: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使者。清真言是伊斯兰教的根本信条,是信士信奉正教的誓言及表白。伊斯兰教规定,凡信仰伊斯兰的人,平生念第一遍清真言为主命。以后常念诵它,多有益善。 ...【详细】

友情链接
 
学术思想

一部大格局的《哈姆雷特》

发布时间:2018-05-17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教授 梁超群

  要承认,我的心一下子就被俄罗斯人的《哈姆雷特》偷走了。

  这是一部大格局的《哈姆雷特》。四百多年来,这部剧作经过了成千上万次的舞台演绎,风格各异,但从坎姆博扮演的哈姆雷特称霸舞台(1783-1817年间)以降,浪漫主义演绎一统天下,哈姆雷特不断地被放大,《哈姆雷特》不断地被缩小,雷霆万钧的瀑布变成了深情款款的细流,格局越来越小:小而安全,正好来安放精致的玻璃心;小而局促,装不下浩瀚、凶险、壮美的大世界。

  上周末在大宁剧院上演的福金版《哈姆雷特》,大格局依托于令人震撼的舞美设计:巨大的体育大看台式钢架结构雄据大半个戏台,顶天立地,它要激发观众不由自主的敬畏之心。它要用“敬畏”来重新定义我们与世界关系,它要用“无知无畏”来重新定义王子式浪漫主义自恋中那致命的陷阱。

  大看台背对着观众席。历史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宫廷角力究竟如何展开?这些大多留在了我们看不见的那一面。看台有通向外部世界的宽而长的阶梯,其顶端平台上,是我们看得见、听得见的漂亮的外交修辞;阶梯上展开的是暗藏机锋的父子冲突,是欲言又止的母子纠缠,是真假难辨的伤心爱情表演。很多片段都在长阶梯的后面发生,就像隔着一段距离透过网格状的窗户观看世界一样,入眼的一切都影影绰绰,难明究竟。在戏台与观众席间设置了一个坡板,它通向王子的内心世界,通向存在的神秘,斜靠在这块坡板上,王子吟诵了那段著名的独白,“生存还是毁灭……”,直抵人心。但是,这种存在主义的犹豫与忧郁,有时不免是忽略了残酷狞厉现实格局的奢侈。在大看台与那个坡板之间,是一个双坑式面下结构,就戏剧效率而言,这是个绝妙设计:王子无数次走在了双坑间的小道上,一个闪失,就会掉入其中;它是国王与王后深陷自掘的陷阱这一困局的具象化,它是伸出手来迎接新统治者的群氓所处的社会现实,它还是奥菲利娅的墓坑,而在此以前,它又是奥菲利娅殒命其中的河流。就本剧的主题而言,它是表面光鲜的生活必须装配的垃圾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具尸体被推入其中,这种有节奏的抛尸设计是改编者的原创,表面上与王子的故事无关,却成了这部阴谋剧的定音鼓点。

  浪漫的王子看得见存在的深渊,却看不见现实的深坑。戏剧开场时,剧中人身着现代西装,王后端庄的长大衣,俨然有现代斯拉夫民族风(后来某一时刻又换上了英国古代宫廷服饰,——请记住这是关于丹麦的一部中世纪戏剧)。原剧中的鬼魂一节,被改编成了邻国的一个阴谋。是的,这个阴谋所揭示的也许是一个真相。于是,自以为“真相在握”“真理在我”的王子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发起了报复。带着重振乾坤的使命感,他彻底搅乱了乾坤,让宫廷变成了屠宰场。带着原罪的国王与王后,被动地站到了防守者的位置上,左支右绌。“你终于得遂心愿了”,王后长叹一声,主动地饮下了毒酒,被原剧骗了的全场观众,集体发出整齐的错愕声。青春与浪漫,无意中充当了邻国阴谋家的攻城巨槌,城破处,生灵涂炭。自命纯洁无辜的王子,变成了大悲剧的第一罪人。

  阴谋剧这一定位,并没有遮蔽原剧最动人心魄的闪光点——青春的迷惘,存在的孤独,似乎独有王子“领会之”的悲凉感。悖天逆伦的悲剧发生了,出于权宜自保的众人带着扑克脸,毫不动容。王子装疯卖傻,众人视而不见。某一场景中,王子张开了大嘴,发出了大叫,状如蒙克的《呐喊》,却没有声音传出——犹如在噩梦中,我们大叫,却听不到我们自己的声音,因为最绝望的呐喊,是无法传达的。福金又充分利用了舞台设计来表现这种绝望与孤独:空旷的宽阔的阶梯,奥菲利娅久久伫立,怅惘地遥望王子的背影——王子留给她的只有谜一般的背影。大看台的最高一阶上,王子侧身坐着,时而观看那边我们看不见的世界,时而回头俯看观众席,但他看不见我们关切、探究的目光,他只看到虚无。

  斯坦尼之后,纷纷扰扰中的俄罗斯文化似乎一再“出戏”,从这次的改编剧《哈姆雷特》来看,已经能够潜下心来,没有困难地入戏。




上一篇:哪件事是“人主之深戒”
下一篇:没有了


 
经训典籍 |问答汇编 |信仰功修 |教义教法 |箴言短语 |学术思想 |综合新闻 |文化历史 |

本网所引资料若没有注明出处,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或单位所有
QQ留言:857211599 Email:857211599@163.com
中华穆斯林 联系人:艾里夫
豫ICP备09000376号